商业中心
李彦宏:AI时代是极客最好的时代

2017-01-16

1月15日,李彦宏出席2017极客创新大会,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对话,这已经是李彦宏连续第四次做客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对话的主题只有一个——人工智能。

2016 年,人工智能已经从几年前一个少有人知的前沿技术,变得越来越像基础设施,全面地渗透入互联网产品中。在现阶段,百度已经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义识别、大规模集群计算等能力上有了相当的积累。日前,百度大脑和“最强大脑”的“人机大战”取得了“一胜一平”的成绩,更引起公众对人工智能发展状况的持续关注和热议。

据统计,李彦宏在过去一年的公开场合中,一共提到了 513 次人工智能。究竟在他眼中,人工智能的能力边界在哪里?百度在人工智能布局上投入如此巨大是为什么?而对众多极客和互联网从业者而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相信看完李彦宏这次跟张鹏的对话,你会找到答案。


以下是李彦宏与张鹏在极客公园 GIF2017 大会上的对话摘要:

关于小度一胜一平的看法?


张鹏:不久前,百度的人工智能跟人之间比赛好像赢了?你觉得后面结局会怎么样,还能赢吗?

李彦宏:我觉得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没有悬念,认为小度机器人一定会赢,但是其实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人工智能在模仿人的能力方面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去做。第二局打平之后,我们很多工程师难过得都哭了,因为他们下了很多工夫。
但无论输赢如何,这都是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进步的一个过程。计算机正一步一步向“人”的方向努力。

对于人工智能的挑战,最难的是什么?

张鹏:对一般人来讲,“认脸”是挺简单的一件事,不应该是个很大的挑战,为什么对机器来说这个事这么复杂?这么努力还只是到这个程度吗?

李彦宏:对人来说天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对计算机来说却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东西。对于计算机来说,在规则越清楚、在有限可能性的情况下,它可以把所有东西都试一遍,有一个标准答案,那它可以做得很漂亮。但是,如果是“这个东西像什么”、“这个东西大概是什么”这样模糊的问题,对于计算机来说,这个要求就是很高的了。什么叫“像”?其实计算机不知道,它只认识0、1,所以你要是说“这个人长得跟那个人很像”,这就会让计算机学起来就非常有难度。

为了准备人机大战的第一场比赛,百度的人工智能系统学习了两亿张人脸的图片。一个普通人一生可能都看不到两亿个人,但是计算机利用它可以处理大数据、迅速处理很多数据的特长,能从各种各样的不同人脸当中找到一些有共性的东西,才能让机器相对比较有信心地发现“这两个应该是差不多的”。像这种越模糊、越说不清楚的东西,它越是机器不擅长的,却是人擅长的。

但是,为什么我们还在这个方向上努力呢?因为我们觉得,有一天,当机器学会人的这些能力的时候,它不知道疲倦,可以处理比人多得多的信息,逐步的就可以做得比人更好,至少在某些领域可以比人做得要好很多。

张鹏:但是有的时候机器有它的优势,比如在下棋这个层面。

李彦宏:这就是属于一个规则非常清晰的领域,它只要有一个最有效的算法,例如找出下一步怎么走就可以。

张鹏:输赢是明确的,能走的方法就是这些种,但是有可能人一下算不过来一万字,但机器能算过来。但是像“认脸”这种事就没有这样明确的概念。

李彦宏:对,这个你说不清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叫“像”,这些都是未来我们需要想办法不断去解决的。

越野千里挑战,比想象的要难受


张鹏:说到挑战,贝尔邀请你参与了《越野千里》。当时去了什么地方?

李彦宏:去了四川阿坝,是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那种地方,应该比那个更荒,周围几乎都看不见人。

张鹏:跟他一块参与这个你什么感觉?这件事我们都没有经验……

李彦宏:我一开始还是很期待的,因为我这个人做互联网,总是喜欢变化、喜欢新东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个在荒野面对各种各样突发情况的事,我非常期待。但是,整个过程又很辛苦,中间甚至有一些后悔。

张鹏:有点后悔?

李彦宏:是。我这一生几乎从来不后悔,但这一次在最后的过程当中,还是觉得“当初干嘛要自己给自己找这种罪受”。

张鹏:为什么?你当时想去是因为什么?

李彦宏:想去就是觉得没有经历过,我想尝试一下,喜欢新东西,喜欢各种各样的变化。

张鹏:还是好奇?

李彦宏:我觉得可能任何一个企业家或者创业者在心底都有这样的冲动,这样没有见过、有风险、别人没有尝试过的东西,我想去看一看。

张鹏:所以,这种心态当时驱动你参与了这个事情,其实进去之后发现这里水挺深的,不是像想象的那么酷。

李彦宏:比想象的要难受。

张鹏:有吃虫子吗?

李彦宏:到时候看节目吧!

未来,度秘有可能成为各个领域的专家

张鹏:你最早跟我谈到AI,谈到深度学习,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远远没有现在这么热。今年这个产业里几乎没有一家公司不再把AI当自己的未来竞争力,你有什么感觉?

李彦宏:我觉得更多的还是兴奋。早在2013年1月份我们对外宣布成立了全国首个深度学习实验室,当时讲我们要吸引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工智能的科学家来跟我们一起进行对未来的探索。

现在四年过去,我自己也认为我们的确吸引了一批非常非常优秀的人工智能专家和工程师。我们在做的一些事情主要分为这么几个方面——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用户画像等等这些。我们也开源了我们深度学习的源代码——Paddle Paddle,反应还不错,它运算速度也很快,可以使用大规模的集群共同进行计算;我们语音识别的能力现在在安静环境下已经达到97%,是超越正常人的水平的;图像识别其实进步也非常快。

举个例子,比如大家知道百度贴吧中有很多非常活跃的吧,这些贴吧里有一个“人”特别活跃——度秘。在植物吧里经常有人拍几张照片说“这个我没有见过,叫什么?”“朋友送我一盆花,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哪位大师给我指点指点?”这时候,回答最快的可能就是度秘,它就会上来说“这个东西叫什么,原产地什么地方,大概有多高……”然后,人回复说“谢谢”,它就又和你开始调侃了,很多人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说“我怎么在跟一个机器人说话?”

我们挑了一个不一定保证正确的场景进去大家就很接受,贴吧里说什么的都有,人说话也不一定保证是对的,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接受程度也很高,正好对度秘这样的机器人又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如果错了,人们告诉它对的是什么,这样度秘也会慢慢越来越聪明。

现在已经在好几个吧开始尝试了,它已经在若干个垂直领域能够学得像人了。在我们的想象中是要让这种能力开放,在每个领域我们都希望把度秘训练成在那个领域的专家。这当然是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大家一起去努力,但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很神奇的事情。

AI会影响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越多的人参与越强大


张鹏:这个过程是不是会是一个挺长的过程呢?能让大家一下就通过把AI整合进到自己的业务里,就获得这种能力吗?

李彦宏:首先肯定是一个慢长的过程,但是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很大的产业,AI会影响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它可以影响几乎每个我们都能够想到的行业和群体。所以我们在每个领域认真看下去,几乎都可以看到很多很多这个领域可以跟AI结合的地方,这也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人进入AI这个领域的时候,我不是感到威胁,而是感到兴奋。因为大家在想各种各样的事情,相互激发,最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出来。我们最后都会变成一个受益者。

我们不是想跟别的公司竞争,我们更希望提供基础能力。刚才讲到语音能力、图像能力、自然语言理解的能力,我们希望提供这些能力到各个行业去,让各种各样的公司来用,包括度秘自然语言对话的能力,我们也希望跟所有公司去合作。像这次在CES我们跟“小鱼在家”达成合作,它推出的新产品就是搭载了Duer OS的。

这种能力可以在家庭场景用,也可以在贴吧的场景用,也可以在很多其他的场景去用。我们希望把这种能力给创业者都开放出来。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张鹏:所以,它其实就是个能力,这个能力或者说它可能不像原来,更像在里面有自己的智慧,有自己的思想,甚至未来可能会有灵魂?但至少不像原来那个机械编程的东西,因为能够拥有更多信息,而变得更智能的东西。

李彦宏:对,它会更加智能,也更加有趣,因为它用自然语言跟你对话的时候和原来我们学习的命令行、各种各样机器的语法完全是两回事。过去,其实我们人类发明计算机之后,人一直在学机器的语言,以后应该是机器学人类的语言。我在跟这个桌子、椅子进行交互的时候,我说的是人话,这是很有意思的东西。

张鹏:以前我们认为,先要有用。因为我们有太多东西现在还不能用,在不能用的这种状况下的时候,我们要先把它用起来,再下一步我们有用了之后,希望更好用。更好用的极致是“有趣”。未来,整个商业界都会做一些赋能,这个赋能的效果是你们把AI的能力开放出来,你认为最可能实现的一些领域会是哪些呢?理论上AI在桌子、椅子上都会起作用,未来会不会是这样?

李彦宏:这个演进的过程大家把它串起来看就会认为它是一个必然。以前在PC时代,我们跟计算机交互是用键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交互方式是触摸屏。触摸屏再往下走是什么?就是这种自然的语言,不用再有任何的学习过程,从小你生下来怎么成长的,你就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跟所有地方进行交互,这就是最最自然的东西。

AI时代是极客最好的时代


张鹏:这次CES上汽车开始自动驾驶,“新造车运动”开始,好像就是有人工智能的力量融入,把自动驾驶作为一种形态开始重新造车,工业化的浪潮又要重新开启一番。

李彦宏:汽车工业发展了100多年,到现在才出现了真正的“大革命时代”,无人驾驶需要计算机的视觉能力,这样它才可以“看到”障碍物、人、轨道线、红绿灯。与此同时,当无人驾驶时,你要怎么告诉它你要去哪儿,这些都是需要自然语言进行对话的,所以这些东西的背后都是人工智能。

张鹏:所以,人工智能成为一个新的元素,有可能把这个世界重新制造一遍。

李彦宏:这只是涉及车的一个产业,医疗产业我也比较了解。我们做互联网的时候,一开始想互联网怎么跟医疗结合?我们做O2O,在线上挂号,到线下看病,再往下走一步,就是智能诊疗,这个时候就是一个类似于专家系统一样的东西,它学了各种各样医生给人看病的案例,问你什么症状你告诉我,把这些东西都记录下来之后,它就可以学习,作为机器,也可以继续跟你对答如流,最后给你一个结论,你得的是什么病。这是现在医疗领域跟人工智能结合的现状。

再往前走,基因测序的成本越来越低,精度越来越高,越来越把人体“数字化”了。基因跟疾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现在我们已知的基本都是单基因致病,这是很简单的东西,都是一些罕见病,其实这对大多数人的病没有什么作用。未来我们会知道哪些基因的组合会导致一些常见病,当我们搞清楚这些原理时就可以对症下药,在医学里叫做精准医疗。这些东西也需要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算法来告诉我们,哪些基因的组合会导致什么病。

再往前,目前已知的化合物中,有几亿种不同的种类,但是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可能变成新药。过去的制药工业,全靠人工一个个去试,未来,制药工业也会像造汽车、造飞机一样,把所有的分子式都拿出来用机器学习的方式筛一遍,看哪些最有可能是真正的药,然后再让生物学家去试。

张鹏: AI对未来世界可以进行根本性的重塑,包括对未来怎么做产品都会产生影响。像你刚才说AI的存在,可能所有产品都要重新思考,因为方式都变了,我们该怎么办?

李彦宏:其实我觉得AI这个时代是极客最好的时代。AI现在处在一个技术的井喷阶段,而且它在很多领域的应用我们都可以看得到,但是还没有实现。在我看来,所谓的极客其实是在新技术领域的先行者,他们是对技术演进最敏感的人,他们也是最愿意尝试新东西的人。即使这个技术看上去还很烂,一般人试用后感觉不好就走了,而极客看到不好后会说我怎么把它改好,这是极客的一种精神。

我们今天看到人工智能在很多地方的应用都处在这样一个阶段。所以,如果极客找到一个自己感兴趣、擅长的领域,去发掘这些机会,我觉得比移动互联网时代,比PC互联网时代的机会都要多得多。

张鹏:在这个时候,极客的好奇心和能够推动改变的力量就变得最重要,而不是编程的能力。

李彦宏:对,他不怕这个东西现在难用,他能看到未来有多大的影响力。

开放AI基础能力,让每个人、每个行业、每个企业都获益


张鹏:现在是一个高度数字化、高度连接性的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整个社会会有一个新的常态,叫高度数字化、高度连接性的社会新常态,这个新常态下,对每个人可能都有影响,包括百度。我其实很感兴趣,李彦宏你怎么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新环境下定义百度未来的价值、未来的使命?

李彦宏:其实百度的使命从成立到现在都是没有变过的,就是“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但是这个使命其实涵盖的东西非常多,大家听到这个,最自然的反映就会想到搜索引擎。但是,搜索引擎本身也在快速的进行演进。

早期都是关键词的匹配,后来出现了链接分析,再到今天人工智能时代很多输入已经不再是文字的形式:人们按住说话,是语音的形式;拍张照片进行搜索,是图像的形式。语音搜索和图像搜索的使用比例在一年之内翻了一倍。所以我们看到它本身在不停的变化,让我们每天都觉得很兴奋,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去做。

除了搜索之外,百度今天做的很多东西也是基于我们过去在搜索上的积累,尤其人工智能技术的积累。无人驾驶汽车、金融产品、手百信息流,这些背后全部都是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的技术和用户画像的能力。

张鹏:所以,百度原来就是在虚拟世界找信息,现在好像有些能力能够打通到现实世界了,这个过程还蛮让人期待的。

李彦宏:我们想把基础的东西做好,让每个人、每个行业、每个企业都能够从中获益。

张鹏:最近我看到百度发布了一个新的OS, DuerOS,我挺想了解,这个背后代表的是什么?

李彦宏:这个DuerOS,简单的说就是自然语言人机界面。你要想跟桌子说话,这个桌子加载了DuerOS,就可以用语音跟它进行交互,要想跟冰箱说话,它加载了DuerOS就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智能家居、工业互联网、或者物联网,过去人们只是说我把它连起来了,用机器的命令来控制它。今后如果使用DuerOS,你不用懂任何机器语言,这是其中最本质的区别,你用自然语言就可以控制它,跟它进行聊天,它是懂你的。在任何环境下、任何领域都具备这种能力,这就是DuerOS的定位

极客是最懂我的,所以我老来


张鹏:说一个插曲,你来之前我们做了一个调查,在记者群体里问,大家想问李彦宏什么问题,排名最高的问题是“为什么老是你”,年度极客访谈为什么老是你?其实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你怎么安排时间,你关注的焦点是什么?其实这点也会对整个中国的极客群体起到引领的作用,我们这时候应该关注什么东西,极客群体应该把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智慧、时间放在哪些方向做大的突破和改变?

李彦宏:其实我刚才基本上已经讲了,我所关注的广义的讲是人工智能,但是如果说把它收窄一点,我觉得就是自然语言的人机界面。这个是未来一个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的发展方向,而我们又觉得它现在已经到了一个tipping point(临界点),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越来越多产业进入到这样一个状态。

百度公益  |   社会责任  |   About Baidu
©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京ICP证030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