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百度AI助盲:盲人按摩店里没有“盲人”

 从广州市中心驾车出发,要用上一个多小时才能进入番禺的核心地带。

来自南洋的潮热季风让番禺街边的建筑显得有些斑驳,成荫的绿树和路边的肠粉店时刻提醒人正身处岭南之中。番禺虽小,但却涌现出包括霍英东在内的不少传奇人物。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番禺,时刻都在以独有的方式影响着番禺以外的世界。

1

“这栋房子本身没有太多经济价值,但我还是把它保留到了现在,因为这是我们事业和爱情起步的地方,有很多回忆在里面。”

1.jpg

康宁按摩店门口

冼文坚坐在按摩床上,有些腼腆地说出了这句话。尽管他看不清周边的环境,但依然能感觉到他对这座房子的亲切和熟悉。

他所说的这栋房子,位于番禺区市桥街道的一个角落里。这个挂着“康宁推拿”招牌的店铺面积并不大,只有二三十平米,五六张按摩床构成了这个小按摩店的全部。但对于冼文坚来说,这家店意义非凡。

2.jpg

改造前的康宁按摩店内景

25年前,20岁的冼文坚和妻子在这里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在当年,他们几乎是广州的第一家盲人按摩店。由于当时的广州市从来没有过这种类型的店面,以至于当他们去申请营业执照时,居然没有找到适合他们的门类。

今天的冼文坚,手下员工总数已经超过1000人,其中包括超过300名盲人按摩师。“康宁推拿”也已经开遍了广东,仅仅在番禺就有十一家,并逐渐走向了大江南北。今天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从这家小小的店面开始的。

3.jpg

2

冼文坚自幼遗传了父母的眼部疾病,但所幸的是小时候的他并没有丧失视力。17岁时,一次运动中的意外让他的眼部受到了伤害,从此成为了严重的视力障碍者。

“当时医生告诉我说做手术可能导致我眼睛失明时,我心里一片空白,五雷轰顶一样。我那个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本来我从来不哭的。

这场意外改变了冼文坚的人生轨迹。事故之后,他无法再继续当年的学业,并在两年之后进入了广东残联开办的残疾人培训中心。当时的培训中心也很不完善,冼文坚是他所在培训中心第五期学生。由于各方面资源紧缺,在培训中心里,学生之间互为师徒,互相帮助。也是在那里,冼文坚第一次接触到了盲人按摩。

按摩,在南方称为推拿。在五类残疾人中,盲人能够从事的劳动种类最少,就业也最为困难,而按摩属于少数盲人能够参加的劳动之一。由于视力缺陷,盲人对触觉、听觉等感觉更为灵敏,在按摩时能够将精神更加集中于手指上,按摩效果更好,所以按摩成为盲人参加工作的主要途径。冼文坚说,他认识的盲人里,参加工作的盲人九成以上都从事盲人按摩工作。

4.jpg

康宁按摩店的盲人师傅为顾客按摩

从盲校学习按摩毕业后,冼文坚和妻子在番禺开了一家小小的盲人按摩店。当时的条件非常简陋,连床位都没有,被按摩的人趴在通铺上,更不要说空调这种奢侈享受了。

不过幸运的是,当地人非常照顾冼文坚的生意。开业以后,冼文坚的按摩店每天都宾客盈门,天天爆满。广东人的夜生活非常丰富,经常有客人凌晨两三点时还去做按摩。冼文坚说,他最忙的时候每天要工作16个小时,不过好在那个时候年轻,顶得住。

90年代末的时候,冼文坚的按摩店每月利润能达到上万元。当时还年轻的他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扩大规模,什么时候能再开一家店。

20岁的冼文坚当时没有想到,他有朝一日可以把“康宁推拿”开到今天这个规模,有成千上万的盲人会因为他而做出改变。

3

在与冼文坚的谈话中,他谈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自我价值”。

在他看来,盲人按摩师们在工作中最大的收获不是来自经济上的收入,而是他们通过工作实现了自我价值。

在不断“收编”盲人按摩师的过程中,冼文坚感受最深的就是盲人在参加工作后心理上的变化。在参加工作后,盲人们的变化非常大,由于通过劳动赚取了收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向上了。

为了帮助更多的盲人获得就业机会,冼文坚在广东的南郊、五华等地常年开设盲人培训学校,免费为各地的盲人做推拿技能培训,帮助盲人们学习推拿,参加工作。

2008年,冼文坚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学员。

汶川大地震后,灾区的残联送来了一批盲人学员,共有11个,希望冼文坚帮助他们进行推拿培训。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是在地震中失去了亲人,生活无着落的盲人。

“他们这一批学员来的时候,垂头丧气,大脑像是短路一样。由于本身是盲人,加上经过一场灾难,家人去世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完全绝望,极度无助的状态。我当时想先不要给他们培训技能,首先还是要帮助他们进行心理重建。”

为了帮助这些来自灾区的盲人,冼文坚为他们请来了川菜厨师,专门为他们做家乡菜。还请来了会讲四川话的老师,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先引导他们走出创伤后的心理阴影。

5.jpg

冼文坚向学员们传授按摩知识

很多朋友可能不了解,推拿学习也是需要一定的文化基础的。而大部分的盲人由于视力缺陷,没有接受过义务教育,因此学习过程非常艰难。在盲人群体中,有很多的盲人来自贫困地区,文化水平和沟通能力更加不足,需要付出的努力要比其他盲人更多。

“灾区来的这些盲友们,基本都是半文盲或者纯文盲。第二年过年的时候我送他们回家,发现从他们县里到他们家所在的山上,居然要走上一整天!”冼文坚说。这些灾区来的学员们学习基础要比其他盲人更差,因此将他们教会之后,冼文坚更加有成就感。

“最后培训完了从我们这里走的时候,那个变化相当大。整个人都昂扬了,也敢跟女孩子说话了,也敢请人家吃饭了。有几个还开始唱歌跳舞,还有的给我们吹羌笛,整个人的那个精神状态判若两人”。

当初这批被培训的学员,一部分留在了冼文坚的店里当技师,还有的回到了四川老家开了自己的按摩店,甚至有一名学员成为了四川阿坝州盲协的主席。

这些拥有了技能的盲友们,经济地位、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到目前,冼文坚的培训机构每年能够培训四五百名盲人技师,这些盲人有的成为了盲人按摩师,有些甚至成为了按摩师的培训老师,有的则开了属于自己的按摩店,冼文坚允许他们在自己各自的家乡用上“康宁”的品牌,遍布全国的“康宁”推拿,大部分是由这些学员们开办的。

但是,根据冼文坚的估计,参加工作的盲人占整个盲人群体的比例依然相当小。根据他的经验,平均每20个盲人中,才勉强能有一个盲人参加了工作。绝大多数的盲人,依然处于没有收入、没有工作的状态。

而我国的盲人教育资源,也处于一个分配很不平衡的状态。事实上,我国大部分的盲人分布在贫困地区,他们是因为医疗卫生条件的不足而致盲的。而我国的盲校却主要分布在大城市中,优质的盲人教育资源更是集中在一线城市里,对于贫困地区的盲人来说,他们负担不起来大城市接受教育的成本。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是我国助残事业中的一个巨大难题。

对于盲人生活状态的改善,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4

冼文坚的担忧不止一个。

他所担忧的不止包括未来的盲人培训,也包括盲人按摩眼下所面临的挑战。

“我们那个年代做生意讲究的就是简单粗暴,像我们那种大通铺都可以天天爆满。但是现在如果这样做,是不会有生意的,人们现在来按摩,都讲究提升体验感,这是我们所缺失的。”冼文坚对于盲人按摩行业的未来也颇为担忧。

他的担忧来自于现实的压力。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服务行业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盲人按摩师们也许在按摩手法上更胜一筹,但在硬件设施上,他们并不能胜出行业中的其他竞争者。

6.jpg

“老实说,我们很多盲人自己开的按摩店条件都很差,因为他们经济基础很差,没有足够的钱来搞一些很好的条件”。

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按摩属于残疾人保护产业,有些国家甚至会禁止健全人从事这一行业来保护残疾人。

但在我国,由于学习门槛比较低,我国的按摩行业中有大量的健全人按摩师。相比于经济基础薄弱的盲人按摩店,有很多投资更大的专业按摩店在硬件设施和服务质量方面更胜一筹,对盲人按摩店形成很强的竞争。

硬件设施也许可以靠加大资金投入来解决,可是在提高服务质量方面,对于盲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很多对于明眼人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对于盲人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大事。哪怕像拉窗帘、调节灯光、用遥控器调节空调温度这样的明眼人举手之劳的小事,盲人都需要用很长时间来摸索。

冼文坚的按摩店里曾经有一个盲人按摩师生了病,冼文坚去看他。他们却发现这个盲友的房间里白天还开着灯,一问原因,这位盲友尴尬的说:“昨天丈母娘来的时候开的灯,我不知道,忘关了”。

这些简单的问题,成为了盲人按摩店无法逾越的障碍。

所以,当冼文坚听说百度改造了北京盲人按摩店时,他的激动无以言表。

5

今年年初,百度利用小度系列的智能硬件,改造了北京的“宜华康”盲人按摩店。冼文坚看到了相关报道后,立刻联系了百度。

洗文坚正赶上了百度“AI 助盲行动”。在5月19日全国助残日当天,百度宣布将在3个月内对广州、成都、西安、太原、青岛、郑州6个城市进行盲人按摩店的示范试点改造,而洗文坚的康宁推拿成为了百度在广州的改造对象。

7.jpg

通过语音控制,盲人按摩师和顾客仅仅需要说一句话就能操控小度人工智能音箱,通过红外信号控制室内的窗帘、空调和灯光等设备。不需要健全人的配合,盲人按摩师靠自己就能调节室内的环境,还能通过小度设置按摩时长,定时提醒按摩师,这对提高盲人按摩店的服务水平有非常大的帮助。

小度内置的海量音频资源也极大地丰富了盲人们的精神生活,对于盲人,智能音箱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一个家具,而是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助手。

8.gif

经过百度改造的这家小店,虽然在番禺的一个角落里,却成为了真正的“AI 按摩店”。冼文坚准备将它推广到自己的每家店,并希望让小度增加更多的功能,更加便利。

“我希望有朝一日这些产品能够帮助我们导航、购物,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盲人所渴求的有尊严生活就实现了。”

6

在工作之余,冼文坚喜欢踢球、健身。

虽然他仍有一些视力,但能够参加足球这种运动还是令人感到惊讶,但冼文坚自己倒觉得很轻松。

“我觉得这是一种状态,一个人如果因为视力不好去拒绝一些社会活动的话,自己不会成长。我从没有把自己当视力有问题的人,我觉得自己没问题,别人踢我也要踢,把情况跟大家讲明白就好”。

和冼文坚一起工作的盲人们,也都在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一些人在自己工作地点的旁边买了房,一些人在工作中组成了家庭。和冼文坚一起创业的妻子也是盲人,她负责管理公司的财务,被冼文坚戏称说——“现在不是她辅助我工作,而是我辅助她工作啦”。

在广州以外,更多的盲人在逐渐走向就业岗位。自冼文坚开办盲人培训机构以来,前后已经有9000多名盲人从他的盲校中走出,这些人有相当一部分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开了属于自己的店面,甚至开了自己的盲人培训班。教会一个盲人之后,会带动更多的盲人去学习。

9.jpg

冼文坚开办的盲人培训机构

AI 技术在不断应用于助残事业,智能音箱只是 AI 帮助残疾人生活的一个小小开端。随着 AI 技术的不断落地,其能帮助残疾人生活的方式将越来越多,冼文坚的期待早晚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10.jpg

虽然冼文坚认为我国的盲人助残事业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但他认为整体的趋势是在明显向好的。政府的扶持不断加大,企业的社会责任感越来越强,加上我们越来越发达的科技,盲人的生活与工作拥有着更光明的未来。

这是一项需要所有人共同参与和努力的事业,他在过去的20多年中帮助了近一万名的盲人,他依然会做下去。


更多资源
媒体资源库
©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京ICP证030173号
© Baidu 使用百度前必读 京ICP证030173号